Pinned post

调查一下象友们的宗教信仰(我不是任何政府的工作人员!但也欢迎撒谎):

摆脱习惯最积极的消极方式,就是肢体的颓废倦怠,与纵容冷媒介对精神的占据。

Wir kommen, weil wir Ihre Hilfe brauchen. Aber wenn Sie so machen, auf nie Wiedersehen.

Show thread

Ich konnte Ihnen respektieren, nur wenn Sie mir auch respektieren.

九曲十八弯的心思。
明明希望他来,但是又极力想要掩盖自己的愿望,但是又怕他以为自己嫌弃他,又要假装不情愿地怂恿他来。

如果能激发他对我的占有欲,我就胜利了。
我不会主动算计,就这么顺其自然下去。期待一个结果。

想找男朋友。
麻溜的。
现实的。
看得见摸得着的。

偶尔会有要重新开一个blog的冲动。 

目前最大的问题在于,我们没有可以很顺利地一起做的事。撑死逛超市剪头发什么的。其中一个因素就是我们没有共同的朋友圈子。我没有可以介绍给他的朋友。

Show thread

唯一担心的是,我的猜测和现实差十万八千里。

我装的很成功,导致还要为它带来的后果去善后。
可是如果不装,我自己的心理距离就无法把握。

是我造成的。
那我怎么办呢。我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可以好好练琴,可是为什么反倒对这个结果不满意呢。
我可能应该换种方式。
还是?

人生还长,谁知道会发生什么。过好每一分钟就好了

偶尔会有要重新开一个blog的冲动。 

可是如果真的开了,其实就不会用那个很多话不能说的“官方”blog,也就等于又搬家了。我不是要学着接受自己,尽量不再搬家吗?
很多事情不敢细想,不敢发散,怕将来当面更加不灵巧。
可是我很苦恼,为什么,当面总是会很快陷入尴尬?
我们现在还算是在生成友谊的阶段,很多事情都还在习惯当中。其实就应了前阵子看到的那张图的话:“当你认识一个30岁的人,就等于从一部剧的第五季开始看,里面已经有30个角色外加50条剧情线。”完全就是这样。
我必须在自己产生不适的幻觉之后,反复去咀嚼过往的记忆,然后才能从中找到平衡这些幻觉的要素。我真的很难。可能我得庆幸,我们见面的时候还不算多,而且以后会更少。
但是说真的,我很希望能多一点时间相处。

这两天真的很难受。一口气堵在胸口。
我大概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两个事。
此外还有个论文压着。
只有论文是可以解决的。

Show older
炸邦裂梦乐团


欢迎来到炸帮裂梦乐团!
バンドリのインスタンスへようこそ!
Welcome to this BanG Dream! instance!

温馨提示和注意事项
・注册时请填写「你为什么想要加入?」。什么都可以,以便验证是否为机器人。如果方便,请附上从哪里得知的此实例。空白一律不通过。看到申请后会尽快批准,但有可能需要一些时间。请耐心等待。
・验证后黑屏的用户请更换浏览器使用App登录。
・为了确保资源,请不要因为收不到邮件而创建另一个账号。请查看是否被分类为垃圾邮件。如果没有受收到邮件,请发送邮件至2553906272@qq.com或添加同号码QQ好友求助。
注册后为何不发一条嘟嘟呢?加上tag #欢迎关注我 并发出自我介绍,让大家知道你!
・注册后就代表你同意了用户协议,请仔细阅读,请参照关于本站
・如果有使用上的问题,请参照Mastodon使用讲解长毛象中文官方文档